主页 > 国内 > 深圳气象局的“山竹”大考:惊心动魄过后,没有一例因灾死亡

深圳气象局的“山竹”大考:惊心动魄过后,没有一例因灾死亡

2018-09-21 08:42

深圳气象局的“山竹”大考:惊心动魄过后,没有一例因灾死亡

  9月16日,在深圳市三防办,兰红平正在向市长汇报历史上影响深圳的台风高风险路径。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2018年的风王“山竹”,给深圳带来了一场30多年来最严重的风灾。

  深圳市气象局副局长兰红平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刚刚过去的一周。

  兰红平作为深圳市气象局派驻市三防指挥部的专家,与后方团队一起经历了这次强台风的考验,他说,这场考验是他从业25年来从未经历过的。

  “山竹”袭击深圳期间,9月15日20时至17日14时,全市有151个站记录到10级以上阵风,74个站记录到12级以上阵风,沿海最大阵风52.7米/秒(16级),陆地最大阵风46.5米/秒(15级)。全市平均雨量187.2毫米。

  与风雨相随的还有海水倒灌、水电气中断,一度有134004用户未能恢复供电。

  但所幸的是,深圳没有出现任何一例因灾死亡。相比之下,1983年台风“爱伦”袭击深圳时,全市平均风力9级,阵风12级,过程总雨量165.9毫米,死亡人数8-10人。

  兰红平说,“特区的气象人具备担当和勇气,能够跟随深圳现代化发展的步伐,我想深圳市民也可以感受得到。”

  过去十多年间,深圳的气象自动站建设从一小时采集一次到现在已实现一分钟采集一次,自动化采集水平已赶超韩国,预报预警技术也达到国内外先进水平,短时预报技术也精准地应用到了这次“山竹”的防灾减灾中。在一艘载有73人的大型工程船意外走锚期间,深圳气象部门及时提供了精确到点的气象信息,为最终成功救援提供了有力支撑。

  台风过后,兰红平和他的同事们仍是不敢放松。

  “我不希望再经历像‘山竹’这样的超强台风,但大自然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很多很多,我们根本不知道,未来台风还能强到什么程度……”兰红平说。

深圳气象局的“山竹”大考:惊心动魄过后,没有一例因灾死亡

深圳市气象信息应用动态监测系统。

  跟省长“打赌”

  9月16日中午,距离后来“山竹”登陆还有半天的时间。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坐镇省防御台风指挥部,听取对台风“山竹”最新形势的研判。

  马兴瑞盯着“山竹”的路径动画观察正同省气象台专家讨论,他感觉“山竹”外围正剧烈深圳,有可能会沿着香港、深圳这条线北上,一旦出现这条路径,深圳的防台形势将更加严峻。马兴瑞从视频上看到兰红平也在深圳会场,便点到他的名字名:“你也说说看。”省长在2016年主政深圳期间,在抗击妮妲台风时认识兰红平。

  兰红平提出了与马兴瑞不同的意见。他认为,台风路径是斜着走的,按照气象部门的预报监测路线图以及以往的经验,一旦过了台风的中心点就没有抬升的空间了,他认为“山竹” 还是往台山登陆的可能性大一点。

  “当时大家非常的紧张,因为省长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专家,他的专业也是跟空气动力学相关的,按照他的判断如果台风往珠江口上来,那影响不仅是30年来影响深圳最大台风了,可能是40-45年来影响最严重台风,如果台风往西去的话,对深圳的压力就相对轻一些,而中山的风暴潮压力就大了。”兰红平说。

  当日17时,“山竹”在广东台山海宴镇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4级(45米/秒),气象部门预报对了。

  兰红平的信心来自于气象部门对“山竹”持续多日的密切关注和研判。

  一周前,当台风“山竹”距离深圳还有五六千公里时,深圳市气象局发出了第一封关于“山竹”的快报。兰红平在9月9日那天也看到了有台风生成,但那天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久,他突然觉得这个台风“有点不对劲”,一般秋台风在西太平洋生成的时候会慢慢增强,但“山竹”早早增强为强台风,距离菲律宾两千多公里时已经很强大了。

  兰红平一边说着,一边在操作平台上打开了过往台风的路径图。近几年,他跟团队一直在研究台风究竟过哪些通道时对深圳的影响力最强最大。

  他指着台风路径说,“如果‘山竹’穿过菲律宾中部进入南海,将会被大幅度削弱;如果只是擦边过菲律宾,就不会被削弱太多;如果通过巴士海峡中部就不会被菲律宾北边的高山阻挡,台风的削弱会更小。”

推荐图片